< 第一百四十九章_空间之田园记事_都市小说_会声会影论坛 层进式倍投法
????田恬开门进去就赶紧把门关上,里面梁荣膺静静的坐在床上,见田恬进来他就靠在床靠背上。

????“给你带了早餐。”

????田恬把早餐放在床头柜上,把一碗粥也给他。

????他端起粥慢悠悠的喝着。

????“看到胡凛了吗?”

????“应该看到了,桃花眼是吧?”

????“嗯嗯――是他,没错。”

????“那就见到了。”

????“见到了就好,他会安排。”

????梁荣膺一碗粥该没喝完,房间门就敲响了,田恬只好去开门。

????打开一看正是胡凛,他后面跟着一个女清洁工,门口还放着一桶矿泉水。

????“您好,给您打扫卫生的。”

????田恬看了看他后面的女清洁工,知道他们是一起的,就开门让他们进来。

????“进来吧!”

????他拎着一桶矿泉水就进去,女清洁工也进去跟平常一样开始打扫,好像梁荣膺正不存在一样。

????田恬很佩服他们,为了不让人怀疑,田恬没关门,门就这么大开着,反正也看不见里面的床!

????站在门口能看见两人忙碌,一个打扫,一个换水……胡凛换完水就拿着空桶先走了,什么也没说,真就跟梁荣膺不存在一样,只留下清洁工在认真打扫……

????想想,田恬知道就知道,他是来确认情况的。

????田恬就坐在门口进来的地方看着,三两分钟就又进来一个高个子长的壮实的女清洁工,胡凛在门口等着,她快速抱着一床被子进来,田恬才发现‘她’原来是他。

????胡凛现在门口的走廊里,还催着隔壁两个房间打扫的人。

????“都快点,手脚利索点,收拾好了去顶楼。”

????他或许话里有话,田恬知道他在给这两人,或者这几人说。

????只见大个子的清洁工几下把床单被罩换下来,用被罩兜住梁荣膺,抱起他就出门,胡凛紧在后面就离开。

????房里还是女清洁工和田恬两人,田恬坐着百~万\小!说,她收拾整理床铺。

????几下把床铺收拾整齐铺好,正在认真擦拭家具,田恬就听见有急促的脚步声过来了。

????果然,两个男子气势汹汹的直接从田恬开着门口房间进来,见里面整齐,只有一个女清洁工,另一个粗鲁的打开卫生间也看了看,见什么都没有,他们相互看看,就要离开。

????“你们干什么?你们酒店就是这样对待顾客的吗?随便进顾客的房间找东西,是不是想抢劫?”

????田恬有点惊吓又有点,态度非常坚定的要求退房。

????“那好吧!我代表我们酒店给您道歉,请您随我去楼下办理手续。”

????见胡凛这么说,两个男子慢慢朝门口走去,可哪能让他们这么离开呢?

????“两位也随我走一趟吧!”

????他们就想这么模糊过去,刚跑出房间,眼看快到楼道口了,被楼道口出来的几个男清洁工给死死摁住,捂住嘴巴带走了。

????人带走了,田恬起来买的玩具装进仅有的行李提包里,拎着就出房门,胡凛客气有礼的带路,两人就站着等电梯。

????电梯从上面来的,打开里面还有三个人,胡凛伸出来右手,掌心向着田恬,请她先进。

????田恬扫了一眼他的手心,面色如常,就率先进了电梯……

????下来胡凛亲自给田恬办理了手续,为了表示歉意,还给田恬免了住宿费用,田恬拎着她的提包傲娇的离开酒店。

????出酒店大门,前面五米远的地方有辆的士司机,带着帽子看不清他的长相,他朝田恬喊问:

????“小姑娘,六安街看风景去吗?”

????‘六安街看风景去吗?’和胡凛手上写的字一样,看来是他没错了。

????田恬抬脚朝的士走去,隔着车窗就见里面的人穿着普通,个子高大,但带着帽子看不清脸,只能看见他胡子拉碴的下巴。

????看着他,田恬忍着笑意就和他演戏。

????“想去,多少钱啊?”

????“好说好说,路上聊。”

????“那你可不能收我太贵,要不让让你把我送回来。”

????“嘿嘿――放心放心,不会骗姑娘。”

????边说着田恬就上了别后座,关上车门车子就出发,马路对面的几人也没把这一幕当回事,继续盯着酒店门口……

????“梁少爷动作挺快啊!”

????“哈哈哈――还行,主要是你这帮手好。”

????“这个自然不用说,我一直都挺好的。”

????“哈哈哈――嘶……”

????他笑得太灿烂,扯着伤口了。

????“命要紧,等好了在笑吧!”

????“有你在没事!”

????“随你吧!反正疼的不是我。”

????“放心,这点伤不算什么!”

????这句话让田恬心酸莫名,她可不认为这话是坚强的意思,倒好似受伤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!想想也是,梁家家大业大,表面风光,可风光的背后也是危机四伏,这次就是很好的证明。

????荣华富贵惹人眼,但也要人命!

????清贫日子显寒酸,但安稳踏实!

????别人的生活她无权干涉,但田恬清楚自己的生活。

????“我们现在去哪?”

????“去看我爷爷吧!我都三天没见他了,不知道……”

????他沉默了,田恬知道他爷爷的情况可能不太好。她没见到病人,也不好贸然开口,安慰就算了吧!他现在要的也不是安慰!

????安安静静,梁荣膺一路开车朝城外飞去,半个多小时候在一个古老的大院子里停下。

????车停稳就有好几个人上来关问他,他下车给田恬打开车门,一路带田恬进了深院的最里面。